欢迎来到服装定制网,中国第一服装定制,服装设计,工作服,文化衫定制门户网站!

 收藏本站 | 设为首页

推荐信息:

推荐资讯

热点资讯

精彩图库

 
变化的年俗不变的情结
北京服装定制网,www.fzdz580.com   2011-12-10 07:24:42 作者:管理员 来源: 文字大小:[][][]
【北京服装定制网】,服务项目:西服定制,成衣定制,绒衣定制,工作服定制,文化衫定制,夹克衫定制,运动衫定制,T恤衫定制,棉衣定制,马甲定制,衬衫定制,休闲装定制,促销服定制,职业服定制,酒店服定制,广告帽定制......

服装定制咨询热线:4000660208 010-65478551 18601196364 13683151786

  春节是每个华人心中永远的梦。这个梦,充满期盼,盼的是一年更胜一年,盼的是好运连连。岁月荏苒,尽管中山市民的衣、食、住、行发生了许许多多的变迁,但是人们对春节的情结——“对传统的慎终追远,对现在生活的感恩,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寄托”始终没变。


衣 巧手裁出几许春色

    刘师傅一把剪刀"穿"越数十年
    民族东路有一家裁缝店,整整开了13年。越临近过年,上门来要求改衣服的人越多,春节前总是刘师傅最忙的时候。从13 岁入行,现在60 多岁的刘师傅已经做了50 年的裁缝,他手里那把剪刀裁过无数不同颜色、不同款式的衣服。不同的是,以前过年的时候它为人们裁衣,现在它的任务却主要是改装。
    曾几何时,在中国人的衣柜里,绿、蓝、黑、灰等几种颜色的衣服占据了"统治地位"。上个世纪70年代,一群刚刚走上工作岗位的大学生,几乎都穿着清一色的蓝色服装。上世纪80年代初,国门打开、观念变更,中国人重新打量自己的穿着。
    刘师傅见过上世纪70年代的绿军装、中山装、工装,见过80年代的喇叭裤、萝卜裤、蝙蝠衫、健美裤,还有90年代的文化衫、牛仔裤,直至进入新世纪十年以来的各类时尚服装。中山人的着装跟国人的变迁一致,从清一色发展到今天的多样化。刘师傅介绍,大多数人过年不会限定必须穿什么衣服,只有少数人会特意定制衣服。
    "十几年前,过年会有少数人来订做唐装,现在几乎没有了。以前男士过年喜欢穿棉质的大衣、拉链风衣,女士也是棉袄居多,现在都穿几百块一件的羽绒服。"刘师傅感觉,现在的年轻人平日很少穿红色的衣服,喜欢穿黑色绒衣,又红又花那是上了年纪的人才喜欢。然而一到过年,这个规律就会被打破。
    在中山从事服装店生意二十多年的林女士,店铺就在刘师傅的对面街。"国人对红色有特殊的情结,所以无论中山人的着装怎么变,有一点是永远不变的--过年要穿红色。春节期间大家多数选择大红大紫,喜气洋洋嘛。"与之相呼应的,还有红帽子、红围巾、红手套。
    同样,数十年没变的,还有新年穿新衣的观念。"尽管不是每一个人新年第一天都要穿新衣服,但买新衣过新年,是从小在妈妈那里学来的传统。"市民谭小姐习惯在大年初一"从头到脚都是新的",因为要"新年新气象"。
    不过,相比现在购置衣服的自由,她更难忘的是童年在镇区生活时,过年对新衣的期盼。"小时候羡慕别的孩子有新衣裳,扯着妈妈衣角嚷着要买。现在长大了,该我为父母和爷爷奶奶一辈买点过年穿的冬衣了。尽管他们嘴里说着不用,但我知道他们还是会高兴的。"见习记者黄璐璐

食 年夜饭喜新厌旧

    中山人从求“好意头”到求新求变求健康
    “以前市民来订年夜饭时,那些诸如‘鸿运当头’、‘横财就手’、‘发财好事’之类的菜品最受欢迎,市民点下的每一张菜单中至少有8道菜是有好意头的菜名,特别是那道‘发财好事大利’菜,基本上每一张菜单都有。如今不同了,近两个月来酒楼订年夜饭的市民,每当听到酒楼工作人员推介这类好意头的菜品时,都说‘不用了,我们要吃些新花样和你们最有特色的菜’。”农历腊月廿七上午,记者来到东区海港城大酒楼采访年夜饭的菜式,该酒楼执行总经理原秀琼女士向记者娓娓道来。
    原秀琼是海港饮食集团的资深员工,1994年海港大酒楼在张家边开业时,她就已经是该酒楼的员工。
    对于年夜饭的变迁,从事十多年餐饮行业管理的她甚为了解。“第一个大变化是生意越来越旺。”她告诉记者,十几年前酒楼的年夜饭生意并不旺,大概是在近七八年里才慢慢旺起来,尤其是近两三年来,酒楼的年夜饭预订都是大年三十前的两三周时间就已经预订一空。今年海港城年夜饭的预订是从去年中秋节之后开始,而且今年还特别增加了四、五楼的贵宾包房作为年夜饭包房,可仍然无法满足市民的需求,实在没办法的情况下,酒楼只好把近300席的年夜饭分成两个时段来转台。”
    “第二个大变化是年夜饭菜式的变化。以前市民吃年夜饭都是点那些有好意头的菜品,而如今许多人早已吃腻了这类菜品。”
    原秀琼说,从海港城今年的年夜饭预订菜单来看,近300席的年夜饭中有近半数达到每席消费4000元以上,而每席菜单上除了保留着“无鸡不成宴”、“年年有鱼”这两道传统招牌菜之外,已经很少见到那些好意头的菜式,取而代之的是海港城新推出的“清汤意大利黑松露捞鱼翅”、“果木烤肋眼皇”等多款特色高档菜品,这些特色菜品是今年年夜饭菜单中出现率最高的菜品。
    “随着中山餐饮服务行业的快速发展,餐饮菜品比以前越来越丰富,再加上各家酒楼也不断创新出自己的特色菜,使市民对餐饮菜品的选择面更广泛。人们吃厌了那些传统的年夜饭招牌菜,求新求变求健康已成为中山年夜饭菜式的发展趋势。”
    本报记者 黄标

住  二手新房很吃香

    中山市民乔迁更理性
    魏女士在春节前几天终于搬进了新居。她请了几个好朋友到自己的新居庆贺,一方面是庆祝乔迁之喜,另一方面也借着春节即将到来和亲朋好友聚聚。她买的是雍逸廷的二手房,去年年中已经办好交接手续,直到最近一个月才开始陆陆续续地进行部分小修改,简单粉刷一下、买好家具、贴上对联之后,整个家已经焕然一新。虽然是二手房,但是她还是很开心。她说,今年将父母从老房子接过来,一起在新家过年。
    说起买房经历,魏女士表示她的居住经历见证了中山房地产的部分变化过程。她前一套房子在松苑新村,也是二手房,已经是10年前买的房子了。
    在选择购买二手房的过程中,魏女士说,她也犹豫了很久,之前买的就是二手房,这一次买房子的时候,刚开始无论如何都想买新房,后来在中山城区看了很久,还是选择了二手房。她说,自己的置业观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现在想着买二手房比较方便,而且能够即买即住,不像新房,从买房下订到交房、装修再住进去,最起码也要一年左右的时间,不像现在,最多半年就住进来了。
    由于此前一直有房子住着,她也没想着买房的事情。2009年时,她不想住楼梯房了,希望能有比较好的物管和小区环境,生活比较便利,才想着去看房子。在近一年的看房过程中,她发现中山变了。
    松苑新村也是上个世纪90年代比较好的小区,但现在看起来,楼与楼之间的距离都比较近,小区绿化也比较少。相比之下,现在的商品房比以往的房子舒适性提高很多,全封闭式管理,小区内设有游泳池、儿童乐园等,拥有大量的地下停车位,而且实现了人车分流,一些小区还标榜阳光车库。在小区安全方面,智能化的水平大大提高,也保障了居住的安全性和私密性。
    “原来的房子在6楼,没有电梯,对我家两个老人家来说很不方便,所以这次决定搬个有电梯的小区。其实我对现在的房子很满意的,很不舍得搬。”魏女士说。
    搬进雍逸廷以后,魏女士的父母也和女儿住在了一起。一家人指着新贴的门联说,“春节还是用这副对联,‘喜居宝地千年旺,福照家门万事兴’,横批‘喜迁新居’。”
    本报记者李丹丹



    一家三口身处三地,春节前“会师”长沙旅游,然后搭武广高铁,换乘广珠城际
    回到中山过大年
    匆匆而过的脚步,或来或往的人们,或搭汽车,或坐火车,或乘飞机,目的地只有一个:家。回家过年,是家庭磁场的亲情感应。一家人,身处三地,因为亲情的磁场彼此吸引,从北京、兰州一起回到了中山的家。这就是赵邦谊的家庭。
    赵邦谊在中铁八局工作,2005年随着大队来到中山参加了广珠城际铁路的建设。5年了,赵邦谊在中山买了房子,安定了下来。妻子李惠琴在甘肃兰州拥有一间自己的公司,女儿赵瑛楠则在北京某艺术院校读大学。一年中因为距离,一家人飞来往去,互相见面,是家常便饭。
    春节了,一家三口从北京、中山、兰州“会师”于长沙,然后乘坐武广高铁到广州南站,换乘广珠城际,回到了中山属于他们温暖的家,并在中山过上一个团圆年。
    “虽然参与了中山城轨的建设,但我还是第一次乘坐高铁与城轨,挺特别的,也挺幸运的。”赵邦谊说,那天,一家三口从三个地方相约到湖南长沙,然后玩几天,再回中山过年。
    从中山“飞”到长沙前,赵邦谊已经买好了1月19日从广州南到南朗的城际车票,希望一家三口坐武广高铁,然后换乘广珠城际回家。不料从长沙出发的当天,因为大雪,赵邦谊一家所要乘坐的13点50分的G6033武广列车停开了。这下可急坏了赵邦谊的妻子和女儿,因为如果不能赶上这班车,广州到中山城轨票就浪费了。
    此时,长期与铁路打交道的赵邦谊却很镇定,“我就带着她们上了另外一列车,妻子和女儿还提心吊胆地问我会不会被抓住,其实很多老百姓都不知道,只要手中握着当天的车票,所有的班次都是可以乘坐的,只是列车不能保证有空位而已。”
    很幸运,他们乘坐上了13点40分一列晚点的G6031 列车到了广州。“时间刚刚好啊。”赵邦谊笑道,“高铁与城轨走的是高端路线,感觉像是坐飞机,从长沙到广州才两个小时,我们坐的普通座位,333元一位,宽敞舒适。从高铁一下来,就可以直接换乘广珠城轨,上了城际铁路30分钟就到中山南朗站了,特别方便。”
    赵邦谊说,要是以前,一家三口这样“会师”,至少花上一两天的时间,现在有了高铁和城轨,半天的时间就可以回到家里,在除夕夜就能吃上一顿团年饭,过一个在中国人心中有举足轻重的“中国年”。
    实习生张卓学本报记者何腾江




相关新闻
中山年俗变与不变
    年廿八,沙溪威信龙狮团的一群年轻人在祠堂聚集。师傅为龙狮点睛后,金龙舞起来,南狮动起来,十几名后生仔舞动龙狮,绕村而行。师傅说,每年这个时候,他们都要为狮子和龙重新开光,洒干净了,在村里游行一下,这是隆都的习俗。
    在沙溪龙头环北极街王乃扶家,一笼笼年糕已经摆上了桌。猪油、黄糖和面,加进猪肉、蛋黄,放进蕉叶围边的竹筐,再进入关键一步——蒸年糕。蒸一笼糕需要12 个小时。那个在内街临时搭建的柴炉,红红火火烧了两天。大年初二是传统的“开年”,这个时候“开糕”,有着特别“意头”。负责蒸糕的村民王乃扶说:“代表步步高升,一年好过一年,年年高。”
    蒸年糕、舞龙狮是中山诸多年俗中最有代表的。在中山,“年廿八,洗邋遢”,“年晚煎堆,人有我有”,挂挥春、贴门神,“初一龙舟周街唱”,年初二祭财神,初七人日炒粉拜神等各种年俗都保留至今。不过,在不同的镇区又有不同。
    “祖先从中原迁徙来这里,年俗从北方传承到现在,随着环境和时代的变迁,年俗也在不断发展。”中山民俗文化学者李汉超介绍,在黄圃镇,当地人舞的是貔貅。在小榄镇,当地人吃的不是年糕是粽子;沙溪人年初一才炸煎堆,而广府人的煎堆是从年三十一直炸到大年初一;每年过年大旺的沙岗墟原来是中午墟,因为水乡人家的村民赶到集市时,已经是大中午了,而如今交通便利了,成了“天光墟”。
    李汉超说,“文革”期间,传统文化被破坏,中山习俗之所以能够保留至今日,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中山的华侨。“保留中华传统文化最好的就是华侨。”正因为年俗的保留,才让中山的“年味”比其他地方显得更浓厚些。
    然而,即使是部分年俗已经得到恢复,但过年的形式还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越来越多的人在饭店里吃年夜饭,煎堆和年糕也能在市场上买到。但人们过年的情感——“对传统的慎终追远,对现在生活的感恩,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寄托”始终没变。李汉超说,那些或变或不变的年俗都体现了中山人对生活的享受,还了一年的心愿。
    本报记者吴娟
负责声明 常见问题 广告服务 付款方式 留言反馈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

北京服装定制网 www.fzdz580.com 服务热线:400-066-0208

 电话: 010-65478551 18601196364 13683151786 E-mail:yilaiyin_206@sina.com
Copyrights 2001-2012 www.fzdz580.com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All Rights Reserved

    
网站建设:搜扑互联

在线客服
在线客服
在线客服